“抢镍大战”正打响:华友钴业的逐镍之路


来源:财华社Finet

[导读]  作为动力系统的主流技术,高镍三元锂电占据着整车40%的成本,华友钴业牢牢地攥着三元锂电中的镍与钴两大核心成员,无疑成了当下新能源板块的隐形冠军

中国粉体网讯  动力电池对新能源的意义,可从电池概念股近期在股市上演“满江红”的态势一览而知。自问世以来,动力电池就在不断进化演变,变的是成分内容与比例,不变的是能量密度与安全的双诉求。高镍电池的登场,一举把镍从幕后推至台前,顿时成为香饽饽,镍之角逐,悄然开场。


作为动力系统的主流技术,高镍三元锂电占据着整车40%的成本,华友钴业牢牢地攥着三元锂电中的镍与钴两大核心成员,无疑成了当下新能源板块的隐形冠军。


1  以钴起家,人称“钴爷”


如果把稀有金属与蔬菜生意联系在一起,是不是很膈应?然而,华友钴业的创始人陈雪华,40年前就是一边在工厂打工,一边贩卖豆芽,靠两份工作来养家糊口。


当时憨厚的陈雪华,苦心经营的蔬菜生意如滚雪球般越做越大,顾客们纷纷劝他开一家蔬菜店,那样就不用起早贪黑了。


陈雪华虽老实,但心里有数,蔬菜的毛利低的可怜、赚得都是辛苦钱。1993年原来的工厂倒闭后,陈雪华变卖了所有的家产,成立了一座工厂来生产氧化镍,靠着小心翼翼的经营,他拿到人生中第一笔资金。



2000年,陈雪华经营的氧化镍做到了国内前列,但当时镍的价格比较低,市场更是没打开,于是又将目光瞄向了氧化钴以及钴矿。


当时的钴往往应用在航空航天领域以及一些高精尖制造业上,并没有受到大家的重视,投资钴的厂商少之又少。


陈雪华经过详细调研后发现,中国的钴存储只占全球的4%左右,主要依赖于进口,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钴的需求应用肯定会大规模铺开,如果此时不快速进入市场,将会错失良机,要知道当时钴的价格跟2021年的今天可是地与天的悬殊。


全球钴的储存量最多的国家是刚果,这个国家拥有世界45%的钴存储,而且大多国外公司当时都已经早早在这里安营扎寨。


陈雪华属于后来者,与这些国外巨头公司分一杯羹难度可想而知。陈雪华来到刚果,拿出了十分的诚意,以刚果为出发点,将非洲的上下游产业链全部建成,一边招收当地工人,一边培训他们,带动就业与税收,最终打动了当地政府,将刚果本地的三大矿山收入囊中,将钴源源不断的运输到国内进行深加工。


2000-2010年,属于华友钴业深藏钴矿的时期,这段时间,市场对钴的需求是零零散散的,没有形成热潮,存钴需要信心。


到了2011年,伴随中国智能手机的普及,手机中的锂电池需求极大,这使得华友钴业成为手机产业链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华友钴业的时刻终于来临,2015年,华友钴业正式登入上交所,走进资本市场。


2017年是华友钴业的一个里程碑,受锂离子电池(包括3C锂电池及动力锂电池)材料对钴产品需求增长等因素的影响,钴产品价格持续上涨,全年共生产钴2.37万吨,全年营收96.53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增长97.43%;归母净利润18.96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增长2637.70%。


到了2020年,华友钴业的钴资源储量8.34万吨,钴产品年产能3.9万吨,江湖称其为“钴爷”。


陈雪华可不会被这短暂的胜利冲昏头脑,他深知,钴毕竟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辉煌是一时的,不会永久。


自2017年的高峰后,钴价持续下跌,导致钴产品板块的收入绝对值占比下降,同时,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给三元前躯体及镍产品带来了新的机遇。镍的价格在蓄势,涨是迟早的事,陈雪华又敏锐的嗅到良机,要大力发展镍资源。


钴的大势似乎已去,镍的时代已经来临。可惜的是,刚果的钴虽多,但镍却少得可怜,陈雪华又开始去海外抢镍了,他瞄准了印尼。


印尼是全球红土镍矿储量和产量最丰富的国家。2018年,印尼红土镍矿储量占到全球总储量的18.7%,产量更是占到全球的近三分之一。


2  镍的抱团效应


为了抢镍,大大小小的公司开始结成联盟。即使是单一的项目,也会有多家公司抱成一团,共同参与。


华友钴业与亿纬锂能,就因镍生缘。


2021年5月24日,华友钴业、亿纬锂能、永瑞控股、Glaucous、LINDO签订了《印尼华宇镍钴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合资协议》,根据协议,各方将在印尼建设年产12万吨镍、1.5万吨钴的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建设总投资约为134亿元人民币。亿纬锂能持股17%,华友钴业持股20%。


这并非是华友钴业与亿纬锂能的第一次合作了。


2021年2月10日,华友钴业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确定本次发行价格84元/股,实际募集资金总额60.18亿元;本次募集资金将计划投资于年产4.5万吨镍金属量高冰镍项目,以及年产5万吨高镍型动力电池用三元前驱体材料等项目。



亿纬锂能就豪掷18亿元参与了这次的定增,其中亿纬锂能及其控股股东亿纬控股分别认购357.14万股、1785.7142万股。此次增持后亿纬锂能及控股股东合计持有华友钴业发行后总股本的1.76%,跻身华友钴业前十大股东之列。


根据相关的可研报告,前两大募投项目的收益率均可观。


第一个年产4.5万吨镍金属量高冰镍项目,内部收益率为18.80%,预计投资回收期为6.78年;项目地址在印尼,建设内容包括4台干燥窑、4台焙烧回转窑、4台矿热电炉、4台P-S转炉及配套设施,配套建设250MW燃煤电厂。该项目华友持股70%,青山控股持股30%


第二个年产5万吨高镍型动力电池用三元前驱体材料项目,内部收益率为17.5%,预计投资回收期为6.36年,地址在浙江衢州,建设内容包括年产5万吨高镍型动力电池用三元前驱体材料生产线、生产厂房、仓库、罐区、环保车间、变电站、消防泵房、消防水池、事故应急池等。


这两大项目可谓是华友钴业布局镍资源的两项重大战略动作,先把地方盘下来,生产线投建起来,获得先发优势。


在镍变得紧俏的情况下,动力电池厂商亿纬锂能在积极的向上游锁定高镍三元材料,以确保产能的稳定,成本的压缩。


靠稀有金属起家的华友钴业过去本身就有镍的一些积累,在此次“捕镍行动”中势必可以发挥自己特长,于是两大巨头一拍即合,一个出钱,一个出力,先把镍攒在手里再说。


其实,电池厂商与材料厂商的合作已经是常态化的事了,只不过,在镍布局的紧要关头,这种抱团效应发酵的愈发明显了。


比如,本文提到的亿纬锂能与华友钴业的合作,还有宁德时代与格林美、广大邦普、华友钴业的合作,LG与华友钴业的合作等。


可以看出,华友钴业成了下游电池厂商合作对象最密集的成员之一。


华友钴业先是在2018年10月,通过全资孙公司华青公司与青创国际、沃源控股、IMIP、LONGSINCERE联手,签订了《印尼Morowali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合资协议》,根据协议,各方在印尼建设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该项目中的镍生产规模为年产6万吨,其中华青公司出资2900万美元。


后在2019年1月,华友钴业与LG的合资子公司华金新能源一期项目在衢州开工,项目计划建设年产4万吨的高镍型动力电池用三元前驱体新材料,双方希望通过4万吨作为合作的起点,尽快达成10万吨的预期。


总而言之,华友钴业围绕着镍,在国内外开展了5大项目,年总产能叠加后高达32万吨,是上市公司中布局镍资源项目最多的上市公司之一。


那么,华友钴业是目前储存镍最多的公司吗?还真不是。“屯镍王”花落谁家?


中国中冶(601618.SH)旗下控股的瑞木镍钴项目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马当省,是集采选冶为一体的世界级矿业项目。项目已探明和可控的镍矿石储量为7800多万吨,总资源量达1.4亿吨,设计服务年限20年,远景储量有望支持40年。


但是,镍的储量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加工与生产等转化环节,这方面中国中冶就稍逊华友钴业了,毕竟各有所长。


中国中冶找来了比亚迪、国轩高科来出技术,唐山曹妃甸来出地盘与资本,五家公司抱成一团,共同整合高镍三元材料的上下游产业链。


镍的抱团效应短期内不会弱化,除非等到镍被取代降温或者世界上所有的镍矿山头插满旗子的那一天。镍不眠,资本永不眠。


(中国粉体网编辑整理/星耀)

注:图片非商业用途,存在侵权请告知删除!

推荐0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粉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粉体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获本网授权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粉体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网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两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粉体大数据研究
  • 即时排行
  • 周排行
  • 月度排行
图片新闻